达利欧:我持有一些比特币,美元重回1971年,现金就是垃圾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达利欧:我持有一些比特币,美元重回1971年,现金就是垃圾 – 区块链社区 – ChainNode 链节点

近日,达利欧与CoinDesk首席内容官迈克尔·凯西(Michael J.Casey)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谈话,他在此次对话中表示,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就个人而言,我宁愿拥有比特币,而不是债券”。

5月24日,被誉为“对冲基金教父”的桥水联合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对迫在眉睫的全球债务危机深表担忧,并因此从一度怀疑比特币的立场转向了涉足这种加密货币。

达利欧表示,美元汇率最近以来的下跌使其处于即将达到1971年的贬值水平的边缘,其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正在受到威胁。他认为,在这样的环境之下,比特币凭借其类似黄金的特性,作为一种储值工具而言看起来越来越有吸引力。达利欧旗下的桥水联合基金在2021年初管理着1019亿美元的资产,是世界上最大的对冲基金。

近日,达利欧与CoinDesk首席内容官迈克尔·凯西(Michael J.Casey)进行了长达一个小时的谈话,他在此次对话中表示,在通货膨胀的情况下,“就个人而言,我宁愿拥有比特币,而不是债券”。

现在,他对比特币的兴趣已经不仅仅是假设或学术上的。他在采访中说道:“我有一些比特币。”

在达利欧发表这番言论之前,亿万富翁投资者、索罗斯“门徒”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er)也表达了对美元的悲观情绪,并称其持有比特币头寸。总体而言,传统金融界已经从忽视或回避比特币的立场,转向了试探性地接受这种加密货币,其中有些人希望从加密货币的日常波动中获利,另一些人则是考虑到各国政府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扩大了货币供应,因此想要寻求一个避风港来规避通胀。

桥水联合基金的首席财务官约翰·达尔比(John Dalby)最近离开了这家传奇性的对冲基金,转投比特币托管和大宗经纪公司NYDIG,该公司曾为保险巨头MassMutual购买1亿美元加密货币的交易提供了便利。

就在去年11月,达利欧还曾对比特币表示怀疑,但今年则开始表现出改变主意的想法。他在1月份写道,比特币及其竞争对手“有可能满足人们日益增长的对另一种储值方式的需求”。

尽管如此,在与凯西进行的谈话中,达利欧重申了他的一种忧虑,即各国政府出于对比特币与国家货币系统进行竞争的担心,可能会对其实施打击。他警告说:“比特币最大的风险在于它的成功。”

01

债务周期

达利欧回忆称,在十多年前,也就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当时比特币正处于萌芽阶段),他开始研究三种曾经或现在的全球储备货币的兴衰历史:荷兰盾、英镑和美元。

在达利欧看来,这些储备货币的霸权都经历了可能会同时发生的三个“周期”:债务和金融资产的产生;“内部凝聚力冲突周期”(也就是随着贫富差距和价值差距的扩大,加之政治集团的扩大,冲突变得越来越大);以及另一个大国的崛起,从而使得现有的顶级货币遭到挑战。一种全球储备货币能否经受住这种周期的考验,取决于其背后的经济实力。

美元目前正处于第一个周期中,“债务和信贷创造了购买力”,达利欧说道。但他警告说,这从短期来看可以起到“促进作用”,但从长期来看则将起到“抑制作用”,因为政府债务最终是必须要偿还的。尽管如此,政府还是会发债,只是会变得越来越困难。

“所有这些金融资产都是对实物和服务的对标。”达利欧说道。“当金融资产变得非常庞大,而不再持有这些资产的动机不再存在时,就会出问题了。”

达利欧指出,美国以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况。在1944年《布雷顿森林协议》签署之后,全球汇率与美元挂钩,而美元又以黄金为后盾。但在20世纪60年代,由于福利计划的扩大,美国联邦政府的开支飙升,而与此同时美国当时正在增加国防开支,其结果就是债务的上升最终导致美国耗尽了黄金储备,从20世纪50年代末的大约20吨减少到1970年的不到10吨。时任美国总统的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感觉到这种情况难以维持下去,于是在1971年让美国脱离了金本位制。从那时起,美元就一直是一种“法定”货币。

他警告说,目前的情况类似于1971年:“当你看着政府预算和展望未来时,就知道我们将需要更多的资金和更多的债务。”

“需要借钱?那就必须得印钱。需要更多的钱?那就得加税,这就产生了一种动态。现在,我可以继续讲在这个动态中会发生什么。可能会是资本管制……我痛苦地了解到,在1971年时,这导致了股市的上涨,(而在今天则)导致黄金、比特币和房地产都在上涨,因为美元正在下跌。这就是我们所处的周期的一部分。”达利欧说道。

02

通胀迫在眉睫

围绕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的一种主要叙事是,它们可以起到对冲通胀的作用,或者至少将可受益于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

随着世界各国政府继续努力通过增加支出的方式来避免经济危机发生,人们对通胀的前景做了很多研究。在截至4月份的12个月里,美国的年化通胀率高达4.2%,远高于美联储2%的长期目标,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在2020年4月份时,全球许多经济体都陷入了停滞。

达利欧称,通胀有两种类型:一种是供求关系造成的,也就是劳动力需求较高,而产能较低,从而迫使物价上涨;另一种则是货币贬值导致的货币通胀。但随着各国政府向经济注入大量资金,这两种通胀类型交织在了一起。

“我们会有大量的需求,因为我们广泛地向经济中投入了庞大的现金。”达利欧说道。在货币供应增加的同时,由于投资者抢购债券和房地产等其他资产,债券收益率跌至低点。“这就会改变个人手中的现金数量,而且这种情况还会继续下去,因为现金就是垃圾。我的意思是,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它会导致实际回报变成负值。”

根据达利欧的说法,第二种类型的通胀最终将会占据主导地位,这可能会利好房地产、股票和加密货币等资产,但只是在一定程度上。

“就像债券一样,随着价格上涨,其未来的预期回报率就会下降。”他说道。“而随着回报率越来越接近利率,购买这些东西的动机就会不复存在,那么麻烦可能就会来了。收紧货币政策会变得非常困难,因为整个体系都会散架。”他说道。随后,央行将不得不更多地印钞,这最终可能会导致资产名义上仍在增长,实际回报率却变成负值——就像上个世纪70年代发生过的情况一样。

03

中立的储备货币

随着美元可能正走在下坡路上,而另一种货币可能正在崛起,比特币等有着中立地位的加密货币有可能会像前几个世纪里的黄金一样发挥作用。

不过,达利欧表示,尽管他认为或许可以将比特币这种诞生时间最早、规模最大的加密货币加入多元化的投资组合,但许多人可能没有考虑到一些风险。

“我认为,令人担忧的一件大事是,政府有能力控制几乎任何一种货币,包括比特币或其他数字货币。”他说道。“它们知道自己身处何境,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政府可能会开始担心人们卖出政府债券,转而买入比特币。达利欧指出:“我们在(比特币)上创造的储蓄越多,你可能就越会说,‘我宁愿要比特币,也不要债券。’就我个人而言,我宁愿要比特币,而不是债券。这种情况发生得越多,资金就越会进入比特币市场,而不会进入信贷市场,然后(各国政府)就会失去对比特币的控制。”

这种情况可能会导致政府对比特币持有者发起打击。

达利欧说,一个指标是比特币与黄金的相对价值。他估计,不包括政府储备和珠宝用途在内,黄金的总价值目前约为5万亿美元,大约是比特币的5倍。

有一种方案可以克服债务不断上升所带来的问题,那就是提高生产率。虽然就这一点而言,现在比以前更难加以衡量,但这将取决于技术的发展,他说道。

“世界将以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发生变化。”达利欧说道。“谁能赢得技术竞赛,谁就能赢得一切,无论是经济上还是军事上。这就是未来五年的局面。”